开乐彩全家福

阿里云不為人知的 B 面

文章來源:綠盟市場 時間:2019-04-04 16:49

10年后,阿里參謀長曾鳴把這次會議稱作阿里歷史上最重要的戰略會,當時大家爭論了兩天,最后一天的半夜畫出了一張圖。 

核心是要建設一個生態系統,而最底層是信息流、資金流和物流,貫穿所有業務的數據要打通,并命名為“登月計劃”。 

一年后,王堅受到“登月計劃”感召,加入阿里,開啟“飛天”之路。同年,中臺雛形出現,“五彩石”項目開始技術和數據領域的中臺化,為阿里動物園的生態繁榮奠定了基礎。 

而后的12年里,圖中的具體業務行動不斷調整,阿里軟件后來并入搜索部門,成立了阿里巴巴云計算公司。但越調整就越靠近最初制定的方向,戰略也越來越清晰。 

那個寧波的深夜吹著咸咸的海風,時代、思想和堅定的信念從那里起步,開辟了一條獨特的數字化道路。 

2009年,阿里云成立沒多久,工程師們還蝸居在北京一棟沒有暖氣和空調的辦公樓里,自帶茶葉咖啡,手動取冰降溫。生存艱難,內外都是質疑。 

“云計算這個東西,不客氣一點講它是新瓶裝舊酒,沒有新東西。”李彥宏很不看好。 

“它是一個超前的概念,目前布局為時過早。”潮汕人馬化騰比較喜歡穩當。 

別說外人,阿里內部也爭議巨大。都在說阿里云干不下去了,大家準備好搶人哈! 

時任阿里云總裁的王堅在年會上都抹起了眼淚,臺下的工程師喊道“博士別哭”,一種技術理想主義的悲壯。 

風雨搖擺中,馬云給予了堅定的支持。 

“每年給阿里云投10個億,投個10年,做不出來再說。” 

回溯到2007年在寧波的那場戰略會,馬云的堅持就不難理解。 

以往阿里的戰略會都是在西湖邊,但是當時高管們對公司未來的戰略方向已經吵得天昏地暗,淘寶一年內引進了6個副總裁,每個人對未來都有不一樣的看法。 

統一思想、確定戰略,馬云說大家去個能看海的地方討論吧,起碼開闊一些。 

但是當時秘書對寧波不熟,定錯了地方,結果一群高管在一個海在哪里都看不到的屋子里,“不接地氣”的吵了兩天兩夜。 

阿里的參謀長曾鳴后來回憶,在最后一天晚上深夜,發生了一些神奇的事情,他至今也無法理解。

但大家畫出了一張圖,圖上示意,信息流、資金流和物流將形成統一的數據智能,這是阿里巴巴“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”的統一思想和戰略。 

流淌在各個業務中的數據要做到“大一統”,這個項目被命名為“登月計劃”。2008年,王堅來到阿里,就是受到“登月計劃”這個詞的感召。 

后來他也發明了很多詞,例如“飛天”、“盤古”、“伏羲”、“夸父”……阿里云有一段時間基本是“起名驅動型的公司” 

王堅會不會寫代碼到現在依舊是個謎,但他堅信阿里應該有自己的代碼能力,路線堅定的開始自主研發云計算操作系統“飛天”。 

自研的過程充滿了痛苦和爭議,阿里內部論壇上討伐的聲音一浪高過一浪,花錢又不出成績,這哪是一個商業公司該干的事情。 

現在回頭總結,艱難的自主研發道路,主要是有兩個問題要解決:第一,“登月計劃”首先要解決算力的問題;

第二,傳統的IT架構已經讓阿里當時的業務有“卡脖子”的感受,花錢也解決不了問題,只能自研。

歷史總是這樣不平均的分布,阿里比別人跑快了10年,第一次有這么大規模的商業在互聯網上進行,秒殺、大促、雙11……直接擊垮了全球最頂尖也是最貴的傳統IT系統,一頭撞到南墻上。 

比別人跑得快,是一種多么痛的領域。 

當代計算的物理本質并未脫離摩爾定律,阿里希望通過一種新的計算力組織方式,來解決算力的極限,云計算操作系統“飛天”應運而生。

當時外界都說百度厲害的是技術、騰訊厲害的是產品、阿里厲害的是運營。在很多年之后,大家才聽到一句話“阿里巴巴是被商業成功掩蓋了技術的成功。” 

最終,阿里做出了自研的大規模計算操作系統飛天。在改革開放40周年的報道里,這被定義為“奠定了中國云計算基礎”。



更多

开乐彩全家福